紫金在全球
手机导航

首页  |  社会责任  |  社会责任动态

与水有关的故事之一丨碧田人饮

编者按丨“上善若水”。
道德经说,“水善利万物而不争。”
每天、每个人都需要水,清澈的水是生命赖以延续、不可或缺的重要物资,可以说,水是地球生命需要最主要的物质。
但也许你不知道,仍有一些人十分渴望清晨可以喝上便捷的自来水,仍有一些孩童祈望夏日酣畅游戏后饮上一杯清凉的水,仍有一些偏远地区的人们还处于干渴之中;还有一些人正积极致力于解决这些用水问题。
请看两个与水有关的故事:
 
之一丨碧田人饮
 
 “哗——”
“水来了!水来了!”
马年腊月二十八,还有两天才是羊年春节了,可碧田村的村民却早已进入喜悦的节奏。这一天,全村大大小小348户都用上了来自紫金山的自来水。
……
碧田是个景如其名的好地方,初春的4月更是美如诗画。
记者驱车到此,目光追随着村口新修的马路蜿蜒而上,一座典型的南方小村依偎在汀水与紫金山的臂弯里,透过路边随风摇曳的苇草远远望去,祥和而静谧。
“路还不错吧,去年刚修好的。” 村主任钟文方迎上来说,“多亏了县政府和周边的企业的帮助,先到我村委会休息会吧。”
“我们这个村子大部分人都在外面打工,也有一部分在紫金山和武平紫金打工。”钟文方顺手向村子左右两面的大山指了指,“就是这左右两边。”
记者一边和村主任信步走在平坦的水泥路上,一边向左右两边投去目光。只见碧绿如玺的汀水缠缠绵绵的向前流淌,一条石制长桥横跨其上,江水一边岸上则铺上了石板,修建了围栏,甚是悠然。
“这边新修起来的农民公园还是不错的,平时村民比较忙,周末的时候大家都来这里,钓鱼休闲,这农民公园大概投了300万,紫金矿业出了十分之一吧,晚上看更漂亮。”
正说着,村委会就到了,一座老式的农村两层小楼,一楼是老年活动中心,二楼作为村委会办公室和会议室。“上了年纪的人,男的可以在这里打牌,女的可以看看电视。”钟文方一边说一边把记者引上楼梯。
坐定后,钟文方简单了解了记者的来意后说道,“村里面有1460人,300多户,都通上了紫金山上的水,自来水,吃起来还可以。”
“村子与紫金矿业的渊源还是颇深的。”据他讲,上个世纪陈景河董事长勘探紫金山的时候,碧田就是晚上吃住的落脚点儿,“因此陈老总对村子还是有感情的。”
钟文方说,近年来,紫金矿业为碧田村人饮工程做了大量的工作。
早年,村里面和紫金矿业沟通后,紫金矿业为村里面出了资金,建设了一套从紫金山到碧田村的饮水系统,但由于委托施工方对当地环境不太了解,选择的输水管道不适合当地地理环境,导致第一次引水工程建设失败。
再后来,村里原来的饮水设备都不好用了,吃水有了问题,好多人要到对面的山上去铺设管道饮水,特别困难。
因此,“2011年的时候,我和村支书钟天禄几个人一起找陈董再次沟通反映,紫金矿业又帮我们出了70万元”。到2014年的时候,人饮工程建设正式开始进行。
“2014年2月的一天,紫金山上的陈兴章老总带着两三个人到村子里面和我们了解了一下,就爽快的拍板要给我们解决这个饮水的问题。”
钟文方说,很快紫金山就安排了人员专门跟进这个事情,大约5月底的时候就开始动工正式动工了。“这次用的都是上好的镀锌管,和城里人的一样。”
说着钟文方邀请记者到村子里面去转转。
顺着平坦的水泥路一路前行,到村子的另一头向上拐,“村子下面的这些住户用的是两种水,一种是紫金山上来的一种是自己从山里接来的,地势高一点儿的地方因为山水上去比较难,就主要是吃紫金山的水,这样的人大约有三分之一。先去看看贮水池吧。”
顺着茂密的竹林往上走,爬了两个土坡,两个水泥铸成的贮水池就展现在了眼前。
一行人一次沿着梯子爬上贮水池顶端后,看到两条碗口粗的镀锌管从池底沿着密林一直向村子里蜿蜒而去。
“这水池有七八米高,两个池子满足全村饮水没问题。两个池子一个是县里帮着修的,一个是紫金矿业修的。”钟文方说,这些紫金山上来的水通过贮水池,在通过主镀锌管输送到全村的各处,然后再通过直径稍微小一些的管道送到每户村民家里面去。
应记者的要求,钟文方带着记者走访了几家用水的村民。
先到了村口钟汉勲阿伯家里。钟汉勲阿伯是地道的客家人,一进门就热情地和大伙儿寒暄,“两个儿子去年都娶了媳妇,在城里上班,每天就我在家。”了解了来意后,钟汉勲阿伯爽快的带记者到院子里的自来水龙头前打开水管,说“这水很清,平时做饭、饮用都没问题。”
告别钟汉勲阿伯后,记者随村主任到了钟荣生家。据村主任介绍,杨永林家生活早年还算可以,但自从他患了癌症以后经济就拮据了起来,紫金矿业了解到这个情况以后长期对他进行了不定期的慰问,前段时间刚送来2万元。
正说着,听到一阵狗吠的声音,钟荣生家到了。
推开木头门,一只金黄色的土狗正在一名青年脚下撒花,看见来了人,就迎了过来。
简单寒暄后,钟荣生带记者到了他的家用蓄水池里。蓄水池一边矗立着自来水管,一边吊着一个简易过滤器。
“过滤器主要是过滤从山上来的水。夏天丰水期的时候就两种水一起喝,冬天山上水少或者水压不够的时候就和自来水。”说着钟荣生拧开了水管,水哗哗的流进了蓄水池里。
离开钟荣生家,天色已经不早了,正要回去。迎面走来的一位妇人却吸引了记者的目光。
这位妇人身段不高,容量清瘦,左前臂却空空荡荡。上前打招呼说明来意后,她热情地把记者让进了家里。
我是金建公司的钟连英,也是村里人。你看到了我身体上也不方便,又住在山上,所以吃水很不方便,自从腊月通了紫金山的水一家子生活可是比以前方便多了。
钟连英边说边倒了一杯水给记者,这就是山上来的水,很清,我家里人都吃这个,泡茶、做饭都用它。
钟连英带着记者到了小院子里面的自来水笼头处,说天气热起来了,有的时候我懒得烧水就直接喝了。说着用瓢舀了半下,拿起来就送进了嘴里。
“咕咚、咕咚……”没几下,半瓢水就被钟连英喝掉了。
钟连英不好意思地笑笑说,“乡下人也没什么讲究,不过这水确实为我解决了不少困难。”说着钟连英还拉着记者拉起了家常。
从钟连英家里出来,日头已经靠西。
“你看这些镀锌管接到每家每户,家里外出务工没有壮劳力的,就都不愁了……”一边说一边走很快就到了村口。
“其实碧田村和紫金矿业是一衣带水、渊源颇深的。”钟文方淡淡的说了一句。
紫金矿业报
《紫金矿业报》创刊于1995年1月25日。刊物以独立的立场和客观的报道为基本准则,追求新闻的真实性和可读性,追求言论的稳健性和建设性,以“在这里,读懂紫金”为办报目标,全面介绍企业发展情况。
查看更多